IrenePWL

【深男】【深男cp】再shen-21



实在抱歉,最近事情太多,元宵节快乐哟,各位亲!

—————————————————

再shen-21

这是李小男第三次来荣绣坊,第一次是刚回来的时候,第二次是和陈深,她没有想到第三次来会是为了做婚服。陈深果然很了解她,知道她喜欢的。

李小男和刘兰芝一下车,刚走到大门,便有伙计来迎接。“毕太太,您来啦,快里边请。”

“今天呀,是陪这位,陈队长的夫人来定衣服的。”刘兰芝戏谑地看了眼李小男,李小男颇有些不好意思。

“原来这位就是陈太太啊,果然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大美人,陈队长来打过招呼了,你先随便看看,我先去给二位倒茶,再来给您介绍。”伙计对李小男也恭维起来,连说了好话。李小男觉得这伙计的词汇估计在哪个姑娘身上都是这么用的。

“好,我们先自个儿看看。”刘兰芝拉着李小男开始四处转转。

“小男,你觉得这件怎么样。”刘兰芝估计着这件会中她的意。

果然,李小男站定了,面前的这件正红色镶珠流苏褂裙,裙上佩着的碧色玉环晶莹剔透,翻领绣花的坎肩也十分精致,金色丝线盘出的凤凰栩栩如生,没有一处不合她的意。

伙计引着掌柜不知何时站在了她们身后,“这位小姐中意这套?”掌柜开口,是成熟又沧桑的嗓音,语气中也不带谄媚和讨好意味。

“是!”李小男回答的很直白,“这一套该不轻易出售吧。”

“小姐有眼光,这是老朽最得意的作品,还希望您能另选一件。”掌柜语气稍微轻快了些,有些自豪。

“掌柜的,您做这件衣服定是想要让它被人欣赏,对吗?”刘兰芝本欲开口讲话,李小男轻拍她的手,摇摇头。

“这话是没错,一个裁缝自然希望看到自己做的衣服受人称赞。”掌柜点点头,可这相当于本店的镇店之宝…”

“掌柜的,容我说些冒犯的话,这衣服做来是要穿的,挂在这里,它就是件死物,岂不可惜了这件衣服。衣服穿在人身上,才能有生命,我不敢说自己能把这件衣服穿的最好看,但我相信自己能欣赏它,珍惜它。”李小男说的十分诚恳,掌柜的面色有些动容,“还望掌柜的能仔细考虑,割爱于我。”

“这…”掌柜的想了想,这些话,他的妻子也这般说过,可他总想把这件衣服挂在那里,就仿佛能想到她穿着它的样子,纵然她从来没有机会穿上。

“好。”掌柜轻声说,李小男以为自己听错了,又听见掌柜的说了一声好,才终于相信这是真的。

刘兰芝一下笑开,“掌柜的做的对,我呀保管让小男好生待这件衣服,仔仔细细的打理。您就放心吧。”又看向李小男,李小男忙点点头。

“掌柜的,这衣服小男要先试穿一下吗?不合适的地方得改改。”刘兰芝又说。

“不用了。”掌柜的和李小男异口同声,“在我看来,李小姐穿这件褂裙再合适不过了,没有改的必要了。”掌柜的摇摇头,这位小姐的身段跟她一般,恰合这条褂裙。芳华要是泉下有知,应该也会是欢喜的,罢了,也就放下吧。”

李小男觉着这条裙子应该是合适的,所以轻声反驳,她看见掌柜的眼底的落寞和哀伤,这条裙子曾经应该属于一个女人,只是那个女人或许远走了,又或许不在这个世上了。她也只能默默为掌柜的惋惜,又同时庆幸自己还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她从不相信这世上的什么鬼怪传说,什么轮回往过。但这一次,她却不由的感恩于这种不可能。

刘兰芝付过钱,掌柜的说会派人送到李小男的住处,李小男觉得麻烦,要自己带回去。又想到也许掌柜的是想再最后看看这一身裙子,看看他的念想。遂又道了谢,同刘兰芝去往下一个地方。

陈深在行动处没什么可忙的事,心里又念着李小男,跟毕忠良说过,早早地下了班,打电话问过小刘,小男和嫂子在附近的华贸商场,便开车过去。

刚走上二楼,眼睛里就撞进了李小男,她该是为他选着领带,垂头认真看着手里两条花色不同,似有些纠结的微微皱眉,而后旁边的嫂子跟她讲了句什么,她忽然就笑开了。陈深提着手里的红菱酥,扬着温柔的笑意,向他的余生走过去。

“兰芝姐,这条墨绿色配陈深那件棕色夹克好看的,可这条条深蓝色的也好看,好难选啊。”李小男目光专注地盯着它们,嘴唇微微嘟起,觉得无从选择。

“有什么可选的,既然觉得两条都适合陈深,那就都买了,除了陈深,你还能给谁花钱呢?”刘兰芝调笑。

李小男愣了愣,然后笑开,是啊,除了他,她还能给谁花钱呢。她的一切,从上辈子就愿意是他的,刚好,这一次,他也将成为她的。

“掌柜的,帮我把这两条都包起来。”她说,然后目光向左,他正向她走过来。她笑的像那朵太阳花,陈深觉得似有阳光洒进心底。


————————————————FIN


我十四号开始去培训班上课啦,要一周多的时间,然后就是开学,面试,可能更文的速度也是现在这种情况,谢谢体谅啦。
PS:今天元宵节人真的好多,比过年还要吓人,人们向我走过来的时候都在摸钱,要是是给我就好了。😂


评论(1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