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PWL

【深男】【深男cp】再shen-20



跪求原谅,我依然在上班,之前写了一点但是没写完一章,今天才写完。抱歉抱歉抱歉!

——————————————————




再shen-20



第二天一早,陈深和往日一样,把粥煮好,留好小菜,写了字条,轻手轻脚出了门。

李小男其实早就醒了,心里有事哪儿能睡的着呢,她起身到窗前看陈深的车离开,开始迅速收拾起来。

七点三刻,李小男从楼下大门出来,戴着宽檐花边帽,压低帽沿,又把脖子上的围巾再绕了两圈,遮住脸,只露出双眼睛。

看了看周边,没什么可疑的人跟着,李小男加快步子,握紧手上的小包。

彼时刘兰芝刚送毕忠良出了门,打算今天陪李小男去荣绣坊量尺寸。陈深昨天来的时候急吼吼的,一来就开门见山的说要她帮他筹备婚礼,说他什么也不会,怕弄的小男不喜欢,样子少有的紧张焦急。

刘兰芝说着,又和刘妈笑成一团,这几年她看着陈深褪去当年的天真,越来越变的圆滑,昨晚那般带着小孩子心性的慌乱现在真是难得一见,这才是真正的陈深,是李小男又让她看到真正的陈深。这也是她看李小男愈发喜欢的原因之一。

倒是忠良,有些奇怪,昨晚睡前和他说起,好像不是很满意小男,说什么小男的身份是个演员,有那么点李小男配不上陈深的意思在里边。

忠良也不像会在意别人身份的人,突然说起这话,她觉得有些奇怪。哎,不想那么多了,她吩咐刘妈,叫人备车。陈深应该给李小男讲过了,说她刚杀青,现在没戏。

她拎着小包出了门,吩咐司机去小男家。

李小男小心把信放进邮箱,走出好一段距离,才叫了个黄包车往家里赶,她差点就忘了陈深说过兰芝姐今天要过来找她。

黄包车师傅卯足了劲儿,要把黄包车蹬出摩托车的气势来,终于紧赶着到了楼下。

李小男付了钱,还加了一点,以感谢师傅开的快。

可刚付完钱,就看到刘兰芝家的车往这边儿来。她快步隐到黄包车身后,躲到拐角处。现在过去该怎么说,出去办事,一个三流演员一大早出门有什么事?恐怕会引起怀疑。

她目光放到旁边不远的糕点铺,心下有了主意。

刘兰芝下了车,敲了敲大门,没有人应,估摸着可能没听见,正打算再试一试,就看着李小男提着几个牛皮纸袋过来。

“兰芝姐,你来啦,不好意思,我看家里没什么东西可以招待你,就出门买了点点心。你等久了吧,先上去坐坐吧。”李小男走近,颇有些抱歉。

“没有,我才刚到,不碍事不碍事,正好我也看看单身小姑娘的屋子。”刘兰芝轻轻拍了拍李小男的手背。

“好呀,兰芝姐跟我上来吧。”李小男引着刘兰芝往楼上走。“家里挺小的,兰芝姐可不要嫌弃我呀。”

“不会不会,小点儿温馨嘛。”刘兰芝笑着说。

李小男打开房门,请刘兰芝到沙发上坐下,去倒茶了。

刘兰芝刚刚进门的时候看到鞋柜里的男士拖鞋,和陈深的那双深棕色小牛皮鞋,脸上笑容愈发大了。又感觉沙发有些瘪了,弹性缺了点,一联想,就知道了原因。

“小男,陈深晚上是在这儿住吗?”刘兰芝接过李小男递过来的茶,笑呵呵地问。

李小男一下面上烧红,看见刘兰芝指着沙发。“陈深有时候晚上过来,太累了,又太晚,就只好在这儿住了。”李小男解释道。其实陈深天天往这儿跑,八点来了也说晚,就是不肯走。李小男想着,心里涌上甜蜜。

“呵呵呵,他呀,就是这样,小男你多担待着他,小孩子心性。”刘兰芝用了两块糕点,擦了手。“小男,我们得走了,去荣绣坊。”

“好,兰芝姐,我把这稍微收拾一下,您等我一小会儿。”李小男把糕点收好,杯子拿回厨房,冲洗干净。两人才出了门。

“小男,婚服想要中式的还是西式的啊?”二人坐在车上,刘兰芝轻笑。

“嗯…其实都好看,兰芝姐替我选吧,我自己选不出来。”李小男微微红了耳根,想象自己穿着婚服,站在陈深面前的样子。

“要我说,那就一样选一套,陈深赚钱就是该给你花的,他肯定乐意,我们小男到时候换上婚服,保管让陈深那小子把眼睛看直了。”刘兰芝把她的手拉到自己手里。

李小男心里十分愿意,谁不想做个美丽的新娘子呢?也就点了点头。


——————————————————
宝宝在电玩城上班,天天上到十点半,每天回家十一点过,打个瞌睡都觉得有人找我换币😂,谢谢大家体谅!!!







评论(1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