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PWL

【深男】【深男cp】再shen-19




国考人品爆发,居然进面了,准备报个培训班,亲们有便宜一点还不错的培训班推荐吗?争取一举成公。


——————————————————


再shen-19

陈深从毕忠良办公室出来,有些兴奋,脚下步子愈发轻快,心里想着中午给小男打个电话,是让她和自己一起去呢,还是自己去,给她个惊喜呢。

行动处的人觉得今天陈队长愈发的平易近人,脸上全是笑容,语气都透着轻快,不像往日有些嬉皮笑脸。

“扁头,进来。”陈深招呼扁头跟他进办公室。

扁头自觉把门带上,见陈深春风满面的样子,“头儿,您今儿心情不错啊。”

“是非常不错。”陈深挑眉,“你今天下午替我去接小男下班,我有点儿事。”

“好嘞,您放心吧。”扁头连忙应下,“头儿,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明星电影公司的姑娘肯定都很漂亮,他正好去找找未来的女朋友,得好生打扮下。

“唉,等等,扁头,你记得去的路上给她买点烤红薯和红菱酥,我怕她饿了。”陈深突然想起。

扁头都快走到门口了,又回头过来答应到。“行,我记住了,头儿,那我走了啊。”扁头怕陈深又叫住他,还有些不放心。

“走吧,走吧。”陈深摆摆手,觉得扁头有些好笑。

陈深收了给刘兰芝买的小点心和一些礼物,看了眼手表,时间差不多了,下班。

那边李小男刚从明星电影公司出来,没看见陈深,又看了看,才瞄到车子旁站着扁头,她慢慢走过去。

“扁头。”她又望了望四周,的确不见陈深。

“哎,李小姐,我们头儿让我来接你。”扁头正踢着地上的石子儿,听见声音,忙抬头起来说道。

“陈深呢,他为什么不来?”李小男坐上副驾驶,掩好裙摆。

“头儿好像晚上要去毕处长家,所以让我过来接你。”

李小男心里一阵不安,陈深去毕忠良家干什么,商量婚事吗?可是…可是…

“对了,这是头儿让我买的烤红薯和红菱酥,李小姐饿了吧,快吃点吧。”
扁头拿起放在车上的两个口袋递给李小男。

李小男接过口袋,还是温热的,拿出一根红薯掰开,咬下。他还真是体贴呢,不过要这么赶吗?

回到家吃了饭,李小男坐在桌旁,望着眼前的纸笔,竟无从下笔。陈深不知道她是医生,可她知道陈深的身份,这事情必须得向山鹰打个报告。

李小男咬了咬笔杆,这事儿怎么说好呢,要不说是强强联合,不行不行,这个肯定会被驳回。要不说为了党国事业献身,她和陈深是假结婚?唉呀,不想了不想了,头都要爆了。

李小男端起水喝了个赶紧,深呼吸一口,提笔落了字。

陈深到李小男家的时候,约莫快十点了,他看起来心情不错,嘴里还哼着歌。李小男听见敲门声,小心地问了一句,传来陈深的声音“是我!”忙把那封写好的信藏起来,才开了门。

陈深笑容满面,见李小男面色不虞,忙问她哪里不开心。李小男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你以后来的时候麻烦自报家门,每次都要我问。”

陈深跨步进来,关了门,拉她到沙发上坐下,“好呀,那我以后来的时候就说,老婆老婆快开门,我是你亲亲老公呀。”一边做着鬼脸,逗她开心。

李小男的确被逗笑了,嘴上却骂他没个正形。

“小男,我们结婚的日子定了,下个月初八,婚礼的事儿我让嫂子多帮衬着。”陈深正经道。

李小男吓了一大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怎么这么快。”下个月初八离现在也就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你都不跟我商量。”

“我是想赶紧娶到你呀,你那么好,我怕你被别人抢走。”陈深把她搂回来,视线飘向窗外。

“唔…好吧。”李小男心里无比柔软,她不是一个人了,她有陈深配着她,这样的日子足够了。

好一会,李小男扭捏地说:“你还不快回家,都十点半了。”她抬起头看了眼挂钟。

“这儿就是我家,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快去睡,我睡沙发就行。”他拍拍她后背。

“你…谁说不让你睡沙发了吗?”李小男站起来,脸上飘起红云,“你爱睡沙发就睡沙发吧。”一边往自己床那边走,定了定,又从衣柜里拿出一床棉被,递给他,正要回去,却被陈深拉住,亲了一口。

她脸烧烫,“你再耍流氓就给我出去睡。”

“晚安吻,老婆。”陈深笑的像只偷腥的猫。

李小男横她一眼,回到床边躺下,手伸到枕头下,捏住那封信,暗暗下了决心。




————————————————FIN



我最近好懒,身体也亮红灯,想再瘦几斤,好难。今天觉得还更的比较多,自我感觉良好。😂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