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PWL

【深男】【深男cp】再shen-18

再shen-18


我来更了!
—————————————————


窗外不知道是谁在放烟火,斑斓绚丽的光透过小方格窗帘进来。

李小男靠在陈深肩上,偏着头看窗外,“陈深,烟火好美丽啊,可为什么它这么短暂呢,要是它的生命可以长一点就好了。”

陈深听她声音有些闷闷的,摸了摸她的头发,“世界上所以的事物存在都有它的道理,有的东西生命很长,但一生平淡,并不发光发亮;但有的东西只灿烂一瞬,便迎来消亡。”就像那些为革命事业献身的先烈,在没有遇到她之前,他的志向如同后者,在遇到她之后,他却希望自己能过的平淡些,免她颠沛流离。

李小男从他肩上起来,换了个姿势,窝进他怀里,她觉得自己有些变了,现在多了些女孩子的心思,她知道这样不好,毕竟她的职业不允许她有这些儿女情长。

陈深察觉她情绪不高,只搂紧了她不说话。

对面的屋子灯火通明,徐碧城去烧了壶水,唐山海把两人的箱子分开放进两个屋子,大致收拾了下。徐碧城递给他一杯水,自己坐到椅子上。

“我把你的行李放到你房间了。”唐山海接过水,还冒着热气,有些烫,便先放下,打算跟徐碧城谈谈。“你和那个陈深认识吧。”语气笃定。

徐碧城有种被看透的窘迫,抬头看他,随即又低着头闷闷地应了一声,“他是我在黄埔的教官。”

唐山海戏谑一笑,靠在桌子旁,“看你的反应,不只是师生关系这么简单吧。”他吹口气,喝了一口水,“你太明显了,这不是一个合格的军统同志应该有的表现。”

徐碧城又惊的抬头看他,她以为自己掩饰的够好,原来很明显么?“的确,我对他存了一些心思,可现在看来,她对我比普通的师生还要不如。”她苦涩一笑,竟让唐山海泛起一丝怜惜。

“那时候我毕业,我叫他等我,我以为他也是对我有感情的,原来是我多想了,你放心,我以后,会好好配合你的。”徐碧城饮尽杯子里的水,喉咙有些发烫。“我先进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她眼睛有些发红,声音细弱。

唐山海点点头,“要是有什么要我帮忙的,记得叫我。”

两间屋子里,两个人,各有想法,难以成眠。

第二天一早,唐山海和徐碧城收拾好出门的时候,正巧碰见陈深从李小男家里出来,正轻轻地关门。

唐山海瞥了眼徐碧城,见她还是那副忧郁的样子,率先开口,“陈队长昨晚没回去?”语气有些调笑的意味。话一出口,他有些后悔,看了看徐碧城的反应,果然她小脸更白了。

陈深不高兴地看他,压低了声音,“你小声点,小男还在睡,昨天太晚了,我就没回去,我得回行动处换个衣服,先走了。”说完就轻声下了楼,整个过程都没跟徐碧城有过交流。

唐山海微微叹口气,暗骂自己这个问题提的太蠢了,伸手扶了徐碧城的肩膀,“走吧,该去上班了。”

徐碧城就跟着走,心里颇不是滋味儿。

陈深去了行动处换了衣服,连扁头儿买来的煎包也没吃,就去了毕忠良的办公室。

毕忠良正在打电话,看陈深春风得意地进来,指了指耳边的听筒,几句说完后挂了电话。

“你今天这么勤快,说吧,找我什么事?”一边摸出一根烟点上,又给陈深递过去一根。

陈深摆摆手拒绝,小男不喜欢他抽烟,要是抽烟就亲不到香香的老婆了,划不来,划不来,划不来!

陈深拉开椅子坐上,双手按在自己桌面上,笑的脸都快裂了,“老毕,我要结婚!”

这无疑是个重磅炸弹,毕忠良烟都吓掉了,他赶紧捡起来,桌面上还是被烫了个小印迹,他咳了咳,“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他耳朵一定出问题了。

“老毕,我说~我要~结婚~,要跟李小男~结婚~!”陈深干脆站起来,凑到毕忠良耳边,一字一句地大声说。

毕忠良掏掏耳朵,“行了你,给我坐下,耳朵都给我震聋了。”毕忠良吸了口烟,靠在椅背上,“你要结婚?和李小男?”

“对,我想让嫂子帮我安排安排,越快越好。”陈深语速急切。

“越快越好?这么急?”毕忠良不置可否。

“对,毕竟小男那么漂亮,又那么贤惠,万一有人跟我竞争,太危险了。”陈深摇摇头,苏三省就快上线了,赶紧下手,绝不给他留机会。

“今晚你自己过来,跟你嫂子说吧,我可管不了你。”毕忠良心里其实是不赞同的,他总觉得李小男这个女人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她背后会有什么阴谋吗?可他知道陈深做的决定不会被他人左右,也就不去说什么。

“那我晚上过去,我给嫂子买了点吃的,一道带过去。”陈深站起来,脸上全是笑意,“那我先回去了,老毕。”

毕忠良情绪不高,低低地嗯了一声,思绪随着烟圈飘远。他知道不该怀疑陈深,可又不能抑制地去那么想,李小男会是被派来接近陈深的吗?这个可能性很大。


—————————————————FIN

现在要写论文提纲,写完回家找个促销工作,我真的吃土了,会坚持更。







评论(2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