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PWL

【深男】【深男cp】再shen-14



感觉把陈深写成流氓了。😂
————————————————
再shen-14

陈深站在大门口,歇了口气。快步走到李小男面前,接过她手中的保温桶。“今天怎么过来了,先到我办公室去吧。”一边用右手揽过她的肩膀向前走。

李小男感觉肩膀一紧,靠向陈深,偏头看了眼肩膀上的大掌,他修长的手指用了力道,泛起青筋。李小男偷笑一下,又想到这是大门口,有许多人正看着她和陈深嘀嘀咕咕,倒有些不好意思。“陈深~,这大门口呢!”

陈深瞥了眼那些人,好心情地扬起嘴角,“我管他们呢!”我们的关系大家都知道了。

李小男看见陈深的笑意,又看着脚上这双十厘米的高跟鞋,本意是要来立个威风,所以特意打扮,但也确实穿着难受,便也听了陈深的话,任他揽肩护着走。

徐碧城坐在档案室里查看文件,听见办公室门口嘈杂的说话声,就看见柳美娜扭着细腰走了进来,靠在她办公桌上。“碧城啊,我跟你讲,那个一分队的陈队长哟,估计离结婚不远了。”

徐碧城听见陈深的名字,心下一紧,面上装作好奇地接话,“你又听到什么消息啦!”柳美娜这人有些自来熟,一个上午,两人倒也成为能说上几句话的关系。

“那个陈深呀,今天他小女朋友来看他,揽着人家就进了办公室,这么高调,估计好事将近了。”柳美娜手指绕着卷发玩,“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让陈队长给我减头发,看着像是个妻管严似的。”

柳美娜每说一句话,徐碧城的心就往下沉一点,再沉一点。那个她年少时喜欢过的男孩,也有了自己喜欢的女孩,或者还会跟她结婚,陈深不知道她和唐山海是为了任务的假结婚,如果他知道真相,那么,是不是会不一样呢?徐碧城差点儿想冲到陈深面前,告诉他,她还没有结婚,还喜欢他。然而,脑海里仅存的一丝理智还是占了上风,徐碧城压下心中的情绪,对着柳美娜应和两句。

这个中午,陈深喝李小男成了行动处的谈资,话都传到了毕忠良耳里。两个当事人却没事似的,正在会议室吃午饭。李小男有些不自在,她明明说就在他办公室里吃的,他却硬要来会议室,这么多人看着她,她又不是猴子。

陈深看着李小男低头刨饭,有些坏心地牵起嘴角,他就是想要给大家看看他陈深的女人,未来老婆李小男,让他们羡慕羡慕。

见李小男头都低到桌子下面了,只刨着白饭,陈深夹了筷鱼香肉丝到她碗里,“怎么菜也不吃,只吃饭,你今天做的这鱼香肉丝不错,多吃点。”

会议桌对面的扁头等人目光频频向这边扫过来,陈深冲着他们扬了下巴,一脸自豪。

“李小姐…”扁头刚刚开口,就收到他头儿的眼神外加轻咳一声,立刻心领神会,“嫂子真是贤惠,还给我们头儿送饭吃。”收到陈深肯定的眼神之后,愈发起劲,“我们头儿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能娶到嫂子啊!”一边冲着旁边几人挤眉弄眼,“是啊,是啊。”“嫂子真贤惠。”几人也连忙附和。

“这么大人了,吃个饭毛毛躁躁的。”陈深轻声数落,为李小男擦掉嘴角的油迹。

李小男恨不得钻到会议桌下去,眼神扫到一旁陈深脸上的自豪表情,气的她想打人,横他一眼,加快吃饭的速度,好赶紧离开这里。

陈深也不恼,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李小男,脸上尽是笑意。

李小男一下站起来,“我吃好了,你们慢用。”一边示意陈深她有话要讲。陈深看了眼碗里的饭菜,还是站起来跟在李小男后头回了办公室。

等两个人出了会议室,扁头才吐出嘴里的骨头,“看见刚才我们头儿的花痴样了吧!”其他几人认同地点头,“那眼睛就跟长在李小姐身上一样,要知道,我们头儿可是有洁癖的,可是你看,刚才直接上手给人擦嘴,还有看到我们头儿走的时候了吗,李小姐,哦不,嫂子一个眼神,头儿没吃饱也跟着走了。你们说,这代表什么?”扁头夸张地做着动作。

“代表什么?”旁边几个愣愣地重复,他们单身好多年,这种事情不太懂。

扁头作势要给他们个爆栗,“说明我们头儿特别喜欢李小姐呀,这都不知道,白活这么大岁数了。”扁头一脸只有自己知道实情的得意,鼻孔都要扬到天上去,也不看看他扁头是什么人物。(深男后援会会长来着)

“扁头哥,你说的有道理耶。”旁边一个瘦弱的小平头表示同意。

“头儿估计是栽了,而且是心甘情愿地栽了。”扁头点点头,“好了,不多说,赶紧吃吧,吃完还的把这儿收拾了。”

陈深跟在李小男后头,回了自己办公室,一路上笑容满面,惹的好几个小姑娘红了脸。陈深带上门,给李小男倒了杯热水,放她面前。

办公室外的走廊上,徐碧城隐在楼梯间,看着那两个般配的人,手指甲紧紧扣着墙,抓下一些白灰,眼眶微微泛红,遇到路过的档案室的同事,也只能硬生生憋出了笑脸。

李小男坐在陈深的座位上,端起水喝了口,“你今天是干什么,在你办公室吃不就好了吗?非的去会议室,那么多人,你不知道我会不自在的吗?”一边把杯子重重地搁在桌上。

陈深在她对面坐下,估计她也不是真生气,但还是带了讨好意味:“我这不是想炫耀一下我老婆吗?”还对着她抛了个媚眼,掩盖他内心的忐忑。

李小男听了很受用,脸上微微发热,“你胡说什么呢,谁,谁说要做你老婆了。”

陈深看她的反应,应该不是拒绝,坐直身体,正色道:“小男,我昨天说的话都是认真的,你考虑好给我的答复了吗?”

“我,我还没想好。”李小男放低声音,底气不足。

“那你今天怎么会来看我?”陈深看她的反应,倒不像是拒绝。

李小男被问的没有声音,突然想到什么。“我,我来考察!”

“考察什么?”陈深不解。

“考察你够不够资格做我男朋友,你和徐碧城还有没有感情。”李小男瞬时底气十足。

陈深扶额,有些心塞,他的求婚不是表白,怎么丈夫变成男朋友,算了,只要她肯答应就是好的,“我跟她那里还有什么感情,今天面也没见过。”陈深拉过李小男的手放在掌上握住,“要不你每天都来监督我好了。嗯,怎么样?”每天都来看他,羡慕死行动处的单身狗。

“我没那么多时间,没戏的时候,就过来看你。”在李小男看来,这是她已经答应了陈深的求婚。

陈深当然知道,以往李小男很少来看他,还都是在他的请求之下才会过来,现在她这么说,应该已经接受他了。“你下午有事吗?”

“我今天没戏。”李小男想了想。

“那你在办公室里等我好吗?我今天下午早点下班,带你去吃湘菜。”陈深握紧她的手,“我给你买了周璇的唱片,一会儿让扁头去买几本你喜欢的书,免得你无聊。”

李小男心里暖暖的,她爱的男人多优秀啊,她得看紧一点,所以以后得经常过来了。陈深手掌里的温度传来,她微微低下头,怕眼里的情绪满溢。突然就感觉唇上覆上两片温热,抬起眼皮,陈深的俊脸就在眼前。

两个人目光相对,久久无言。

“头儿,你…”扁头刚推开门,就看见陈深撅着屁股,姿势奇特,两个人的头靠在一起,霎时明白自己来的不合适。“那个,你们继续,继续。”就要带上门。

李小男吓了一跳,忙推开陈深。整个人转向里侧。陈深看她耳根烧红,也有些不自在,轻咳一声,“扁头,进来。干嘛呢,进来不知道要先敲门吗?”

“不是,头儿,那个你中午说让我吃了饭来找你,我…”扁头站在门口解释,看到陈深的眼神,抖了一下,“头儿,我错了,下次一定先敲门。吓到李小姐,不,嫂子了,还请嫂子原谅。”

李小男几乎已经被对扁头了,只闷闷地从喉咙里发声,“没事儿。”

陈深知道李小男脸皮薄,挥了挥手,让扁头先出去。扁头识趣地带上门。

陈深走到李小男面前,蹲下,拉住她手,“没事,扁头不会乱说的。”

“你以后,注意点儿!”李小男横他一眼,丢死人了。

陈深站起身,摸摸她的头发,“知道了。”又快速低头在她唇上亲一口。“我先去忙了,你要是累了,就去里间床上躺会儿,我一会儿过来。”

李小男伸出脚,往陈深小腿上轻轻踢了两下,“臭流氓!”

“哎哟,你这是家暴啊。”陈深跳着跳着出了门。

李小男瞧着他滑稽的样子,捂着嘴笑出声。


———————————————FIN
狗粮专区。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