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PWL

【深男】【深男cp】再shen-13

原谅我,接下来会不定时更,一个在找工作的吃土群众。
————————————————

再shen-13

陈深走后,李小男过去把门锁好,又回到床边坐着,眼睛呆愣愣的,脑子里一片浆糊。按她的理解,陈深应该是见徐碧城和唐山海成了夫妻,吃醋所以借她来气一气徐碧城,当然陈深不知道徐碧城和唐山海只是搭档,不是真的结婚。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陈深竟然说他现在不喜欢徐碧城,喜欢她。李小男看了眼自己的脚,想起刚才他温热的手掌包裹住她的脚,耳根愈发红了。

夜风从窗户边开的细缝中吹进来,带着些些凉意,她把双脚往被子里缩进去,双手抱住膝盖,头搁在膝盖上,傻笑起来,陈深刚才还亲她了,亲了几次,三次,还是四次,记不清楚,她刚才脑子一片空白,他还抱了她,用很温柔的声音跟她说话,好像还跟她求婚了。唉呀,不想了不想了,李小男把被子一下掀起,盖到头顶。

月光照进温馨的屋子,小碎花被单轻轻的抖动,被子下的李小男 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陈深亲她了,陈深哄她了,陈深向她求婚了,以前她连吃醋的资格都没有,现在吃醋了,陈深竟然向她解释了,这些她以前梦寐以求的东西,如今竟然都成真了。

多少个夜晚,她梦中总是看见崔莺莺和张生在戏台上你侬我侬,而她在一边暗自神伤。陈深是张生,徐碧城是崔莺莺,而她李小男是红娘。红娘本也是大家闺秀,只因战事家破,颠沛流离。其实红娘也爱慕张生,可张生心里只有崔莺莺。

梦的最后,红娘死在敌军的手上,张生和崔莺莺远走,幸福一生。每个做梦的夜晚,醒来的时候,她都是满脸泪水。

李小男醒来的时候,已经有阳光透进屋子里,墙上的挂钟指向九点。一夜无梦,她难得睡到这样晚,打开窗户,今天看来会有好天气,伸个懒腰,李小男给自己倒了杯蜂蜜水,靠在窗边。是不是应该答应陈深呢,要是不回应他,徐碧城会不会又有机会呢!今天徐碧城应该到行动处上班了,正好今天没戏,不如去刷一下存在感。

陈深坐在办公室里发呆,连扁头拿早饭进来叫他,也没听见。扁头觉得最近头儿出神的次数有点多,还老是傻笑,而且多是见了李小姐之后,英雄难过美人关,头儿这回栽进去了。他扁头觉得李小姐又漂亮又能干,要是当队长夫人再合适不过了,哦耶,还可以顺便让李小姐给他介绍女朋友,李小姐的眼光肯定不能错。

李小男拿出周璇的唱片放上,舒展下身体,慢悠悠地把萝卜排骨汤煲上,才开始洗漱,时间差不多了,又做了几个陈深喜欢的菜,收拾收拾出了门。

陈深去了躺毕忠良的办公室回来,毕忠良跟他说,他安排徐碧城到档案处上班,陈深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他清楚自己对徐碧城已经没有什么念头了,可到底也不是能低头不见抬头见时还能无介怀地打招呼的地步了。何况现在,有李小男了。以前或许在别人眼中,陈深是个滥情的人,那不过是假象,实际上,他是个长情的人。当他对一个女人上心的时候,别的人再也入不了眼了。

李小男又有些爱吃醋,看昨天就知道了。虽然他也挺乐意哄她的,陈深想到李小男温热柔软的唇,又痴汉地笑起来。可还是不要让小男以为他还对徐碧城有什么想法。

“头儿,头儿。”扁头冲进来,一边大声嚷嚷着,把陈深都惊着了。“扁头,干嘛呢,这是。”陈深敲了敲桌子,扁头也太咋呼了。

“头儿,李小姐来了。”扁头微微仰起头,一脸傲娇,还不谢谢他这个传话的爱神。要知道,李小姐来行动处的次数屈指可数,别以为他没看见头儿那望穿秋水的眼神,跟个望妻石似的,哼。

次数噌一下站起身,双手撑在桌面上,语气急切:“真的?小男真的来了?”

扁头一脸傲娇地猛点头,就见他家头儿像风一样的跑出屋子。

从办公室到大门口这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陈深脑海里掠过很多东西,小男平时不会来看他,又想到昨晚跟她表白的话,她是来拒绝他的,还是来回应他的,他很忐忑。

但当他跑到门口,看见李小男着一身浅黄色的洋装,提着保温桶,远远地对着他笑的时候,他的心就放宽了。

眼前的身影和记忆里的重叠在一起,合成一个。

还好,我没有再错过你。

————————————————FIN

这章主要写两个人的心理感受及情感变化。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