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PWL

【深男】【深男cp】再shen-12



脑子里一片浆糊,就憋出来这么多,表打我。
————————————————


再shen-12


宴会结束,李默群让毕忠良给唐山海和徐碧城在行动处里安排了职位,毕竟他们两人来上海不是短暂逗留。


陈深向李默群、毕忠良等人道别,打算送李小男回家。“我让人给碧城和山海安排了住处,就在国富门路,今天就不过去了,明天收拾好了再搬过去。”李默群的眼睛隐在玻璃镜片后,微微眯起,“以后还得麻烦陈队长多照应下我们碧城和山海了。”又伸手轻轻拍在陈深的肩上。


陈深忍住想要避开的冲动,笑着应下了。徐碧城和唐山海也口头上道着谢,只是陈深看向徐碧城的目光带着讥讽,目光冰冷。

李小男将陈深的小动作都收进了眼底,她的手从陈深的手臂上滑下,对着刘兰芝和徐碧城笑着道别,说自己有事要先走一步。


陈深回过神,感受到手臂上的柔软离开,看向李小男,目光里尽是温柔,“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又对着李默群、毕忠良等再次道别,拉着李小男的手走了。

看着夜色中两道背影并行,说不出的和谐般配。刘兰芝脸上带着欣慰的笑意,徐碧城垂下眼角,挂在唐山海手臂上的手不自知地紧紧抓着他的手臂,用上了力。

唐山海觉得手臂一下抽疼,低头看了眼徐碧城,这个女人太不善于隐藏情绪了,是个人都能看出她和陈深有某些渊源。他空着的左手安抚性的拍了下徐碧城的手背,“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刚来上海,好些东西都还没准备。”一边对着李默群和毕忠良弯了腰。

徐碧城反应过来,也对着刘兰芝笑了笑,“毕先生毕太太,我们先走了。”众人又客套了几句,便各自离去了。

李小男被陈深拉着往停车的地方走,他走的很快,她穿着高跟鞋不好走,又觉得手腕被攥的很疼,一手去拨开陈深的手,拨不开,只能用手指甲掐了下他的手背,陈深吃痛,手劲松了,李小男就乘机抽出手,站在原地。

陈深转过身去,见李小男手腕上一圈淡红色,暗骂自己没有控制力道伤了她,她面上一片平静,没有笑容,一双杏花眼直直看着他,也不说话。陈深忽然觉得宴会上重逢故人的不快都被抛到脑后了,他知道李小男生气了,不问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但他就是知道她这会儿在生他的气。

陈深微微叹了口气,走回李小男面前,放柔声音:“小男,你生气了吗?”表情像狗狗犯错时求主人原谅的样子,带着浓浓的讨好意味。

李小男瞥他一眼,径直走过他面前,坐上车。陈深看着她美好的侧脸,挠挠头发,得怎么样才能哄回来呀。(惹心上人生气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陈深连忙跟着李小男上了车,发动车,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眼角往李小男那边瞟,她直挺挺地坐着,直视前方,也不看他。“小男~”陈深慢悠悠地开口,语气十足的谄媚。

李小男看也不看他,把头往右边一偏,靠在椅背上闭着眼。一见到那个女人就乱了,为了气她要说自己是他的未婚妻,到底把她李小男当成什么人了,真当她没有脾气,不过是在外人面前给他留点儿面子。

陈深也不敢再说话,只心里叫苦。没一会儿到了李小男家楼下,车刚停稳,李小男就踩着高跟往下跳,陈深吓了一大跳,生怕她摔了,忙三步作两步过去扶住她,李小男站稳,就甩开陈深的手,殷红的唇瓣轻轻开合,“你明儿再来吧。”杏花眼狠狠瞪他,眼波流转间说不出的风情。

陈深肩膀一抖,男人的直觉,他今天要走了,明天会很惨。夺过李小男的手包,陈深扶住她的手臂,用了巧劲儿,“小男,你穿了一天的高跟鞋,脚一定很酸了,我去给你烧点热水,泡个脚会舒服点。李小男眸子闪了闪,偏着头背过陈深轻扬了嘴角,又收回去。

陈深从包里摸出钥匙,李小男坐进沙发里,双脚互蹭蹬掉高跟鞋,靠着沙发养神。陈深见她一脸疲惫,熟门熟路地去厨房把热水烧上,又从暖壶里给李小男倒了杯水,塞到她手里。

李小男润了润喉咙,越发觉得疲累,连带着头都疼起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喝了两倍酒的缘故,李小男轻轻叹口气,也不想理陈深,只手撑在太阳穴处揉弄。忽然间天旋地转,再睁眼对上陈深的俊脸(大脸)。李小男单手撑着沙发想要坐起来,又被陈深按下去。

“你别起来了,我给你按摩一下,今天辛苦你了。”陈深说着让李小男的头在自己大腿上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长指在她太阳穴处轻轻按压,打着圈儿。

陈深不提还好,一提她就生气,李小男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便安静地享受他的按摩。说实话,手法还挺不错,李小男决定可以稍微提早一点原谅他。

过了约一刻钟,陈深把李小男扶起来靠在沙发背上,她闭着眼,陷入浅眠,陈深轻轻地走去厨房,关了火,端了盆子热水回来。

李小男被脚上的温热弄醒了,陈深一只腿跪在地上,衬衫袖子挽着,给她按摩脚掌,倒挺舒服的。


李小男假意抽回脚,“陈队长怎么好意思这样摸着人家姑娘的脚,没听过男女授受不清吗?”她微仰着头,脸上带着戏谑的笑意,嘴角勾起迷人的弧度。

陈深半蹲着仰头看她,她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小片阴影,红唇噘起,泛着水光,他就觉得呼吸仿佛都停住了,这样的她,太美好。“我们又不是普通的男女关系,我是你未婚夫啊。”他嘴角自豪地扬起。

“臭不要脸。”李小男骂他一声,笑起来,心里有小小的幸福感,压住了晚上的不快。

陈深忽地就把头凑上去,在她唇角轻嘬一口,见李小男耳根泛红,又正色道:“小男,我说你是我未婚妻的事是认真的。”李小男看向他,他的眼里只有她,以往他即便是开玩笑也不会说要娶她,现在的感觉有些不真实。

陈深见她还在发愣,样子呆呆的,十分可爱,又凑上去亲了一口,而后坐到她旁边,把她双脚包在帕子里,放在自己腿上,仔细地擦干。才又看着她开口:“小男,我要跟你坦诚,徐碧城和我是认识的,我在黄浦任教的时候,她是我的学生,以前或许对她有过些懵懂的感情。”

李小男眼睛瞪大,有些不满,陈深发笑,又亲她一口。“她叫我等她,可我却并没有多大的欢喜,今天遇见,只不过是师生关系,也仅此而已。”


陈深又开口,“直到遇见你,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悸动,为了你,我可以放低自己,会做一些我以前从没为别人做过的事。今天晚宴上的话并非心血来潮,我已经想了很久了,我也不急着让你回答,你考虑几天再答复我。”陈深见李小男开口,怕听到拒绝的回答,说道。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你好好休息。”陈深站起身,把盆里的水倒掉,又关了窗户,见她还是愣愣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不由发笑。将她打横抱起,轻轻放在床上,想再偷香一口,却忍住了。

拿起外套,走到门口,还是不放心,“小男,我走之后记得把门锁好。”也只看见她一个背影。

李小男清醒过来,面上烧红,“你回去的时候,小心点儿,快走吧。”

陈深笑了笑,带上门。


留下李小男一个人风中凌乱,谁来告诉她发生什么,信息量太大了。


———————————————FIN

智商空虚,大家多提意见啊。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