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PWL

【深男】【深男cp】再shen-11



再shen-11

——————————————————
陈深正拿着自己的剪刀,准备兑现自己的承诺,去给柳美娜剪头发。毕忠良的一个手下突然冲进来,说出了意外,让陈深赶紧去看看。 


原来陈深离开审讯室后,后头的审讯也不太顺利,那八个嫌疑犯想着横竖都是死,便决定博一把,发起了反抗,刘二宝带着手下武力镇压,一时间场面十分混乱。


 陈深赶到审讯室的时候,好几个嫌疑犯已经中枪身亡了,沈秋霞被带到边上,脸上有些动容。


小平头捡起落在地上的枪,对着毕忠良扣下扳机,毕忠良被刘二宝的手臂护在后面,望着向自己过来的子弹忘了作出反应。 


不及细想,陈深丢出自己的剃头剪刀,拉过毕忠良。千钧一发之间,小平头颈间血流入柱,那颗子弹深深地钉入一旁的墙壁。


 毕忠良缓过神来,不由得有些后怕。他感激地看了陈深一眼,“谢了,兄弟,你又救了我一命。”


 陈深没说话,只点点头,到旁边捡回自己的剪刀,擦了擦,收起来。


 毕忠良看着陈深不与他说话,还想开口说点什么,一个手下走到他身边,说是总部李主任打来电话,让他赶紧去听。毕忠良打发手下收拾现场,匆匆回办公室去了。 


身后毕忠良的人在说着感谢他的话,陈深应了一声,又看了沈秋霞一眼,慢悠悠地走了。


 在办公室里呆了好一会儿,陈深正闭着眼睛假寐,电话铃声却突然响起。拿过电话,是毕忠良,要他马上去行动处大门口,陈深卷起椅背上的风衣,出了门。


 今天太阳特别大,有些晃眼,陈深戴了副黑色圆形墨镜,手插在风衣口袋里,一脸雅痞。毕忠良也戴着墨镜等在行动处的军用卡车旁边。


 见陈深过来,毕忠良迎上前去,“李默群提供了消息,说今晚上有六个重庆方面的人会聚头,就在米兰聚乐部302号房间,这个任务就交给你。”


陈深笑着不答话,眼睛隐藏在墨镜后面,看不清情绪。


 “行了,兄弟,还生我气呢,回头我向你赔罪,赶紧去吧,把一分队的人都带上。等你凯旋,明天晚上李主任在上海大饭店设宴给你庆功。”毕忠良见陈深没回应,也没恼,继续说道。


 “我走了。”陈深点头。


 当天晚上,重庆方面军统的六个人被陈深抓获,陈深回行动处的人一路都在说着恭喜,毕忠良那边应该也已经知道消息了。陈深明白老毕这是向他示好,给他个立功的机会,他也就接受了。


 陈深回到办公室,收拾下准备回家。走到门口,又想起什么,掉头回去找毕忠良。 


“老毕,我有个请求。”陈深在毕忠良面前坐定。 


“说吧,只要不是太难,我尽量帮你办到。”看来陈深已经过了气头,肯叫他帮忙就是好事。 


“明天的庆功宴,我想带小男一起去。”陈深手上拿着那副墨镜把玩。


 “不太好吧。”毕忠良觉得不妥,明天据说有好几个人物过来,李小男只是个小演员。


 “没什么不好的。”陈深瞥了眼毕忠良,知道他可能觉得李小男身份不够。“你就当我带了个女伴儿,说她是我的未婚妻,总行了吧。”


 “好吧,我待会儿给李主任打个电话。”毕忠良想了想,答应了,毕竟陈深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也不好再拒绝。 


陈深对毕忠良笑了笑,走了 ,他看了下手表,九点半,也不算太晚,李小男应该还没有睡。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李小男正躺在沙发上看着杂志,留声机里小声地放着周璇的歌。 想着这个时候来的,估计只有陈深了,李小男急忙过去开门。 


果然,陈深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个纸袋子,李小男吸吸鼻子,是烤红薯,小手就奔着口袋去了。


 陈深打量她一眼,皱眉,把她往屋里赶,带上门。


 “李小男,我说你皮痒了吧,把鞋给我穿上。”陈深把李小男按到沙发上,红薯塞到她怀里,又从床边拿过她的粉白色毛绒拖鞋。“这什么天了你不知道,还敢给我光着脚丫子跑。”


 李小男才反应过来自己没穿拖鞋,“我急着给你开门啊。”她偏着头笑。 陈深的心一下变的柔软,找不出话来反驳她。 


“我今天来是有件重要的事情告诉你。”陈深扯了两张纸巾,给李小男擦了擦手,剥开一个烤红薯递给她。


 “什么思啊?”李小男嘴里包着红薯,满足地眯起眼睛,话也说不清楚。


 “明天晚上有个应酬,我想你跟我一起去。”陈深也没明说是李默群给他设的庆功宴。 


“我不想去。”李小男咽下一口红薯,“跟你们那些人吃饭有什么意思,又吃不饱。” 


“你总不能让我连个女伴儿都没有吧。”陈深顿了顿,“我给你买三张周璇的唱片。” 


李小男眼珠转了转,没答话。


 “再加一身荣绣坊的旗袍。”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哀求了,我就大发慈悲地答应你吧。” 李小男眼睛一亮,面上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你少吃点,不消化。”陈深从李小男怀里拿过口袋,放在桌上。“那我走了,明天下午来接你。”


 陈深走到门口,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我走了之后,你记得给门上锁啊。” 


“知道了,你快回去吧,路上小心点儿,啰里八嗦的。”李小男摆摆手。 


“嘿,你可真行,走了。”陈深带上门,走了。 


第二天傍晚,陈深带着打扮得体的李小男来到上海大饭店,毕忠良夫妇已经到了,刘兰芝见李小男来了,十分高兴,两个女人坐在一起谈些女人感兴趣的事。毕忠良和陈深坐在两边看着两个女人,无奈地一笑。


 时间到了七点半,包厢门口传来大片的脚步声,毕忠良和陈深站起来,两个女人也感觉到什么,暂停了对话。 


服务员推开包厢,一个清瘦的中年男人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一男一女,刘兰芝拉着李小男站起来。


 “李主任,您来了,一路上辛苦了。”毕忠良走上前,态度十分恭敬。


 “忠良别来无恙啊。”李默群伸手回握毕忠良。“陈深昨天做的很好啊。”李默群向陈深投去赞赏的目光。 


“要不大家先入座吧,坐着再介绍。”毕忠良提议。 


“那就先入座吧。”李默群表示认同。 “兰芝,小男,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特工总部李主任,李主任,这两位是?”这两个人毕忠良以前没见过。


 “哦,这位是原重庆机要处主任,唐山海。”年轻男人微笑着点头示意。


 “这位是山海的太太,徐碧城,我的侄女。” 坐在唐山海旁边的徐碧城人如其名,穿着浅绿色的旗袍,头发盘起,十分温婉。徐碧城也微笑着打招呼,只是那笑容略显僵硬。


 李小男从徐碧城进来的时候就特别安静,她觉得自己最近是沉溺在陈深的温柔里,差点就忘了自己的位置。过去的记忆和委屈不堪一瞬间全都涌上心头,她假装镇定地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听徐碧城说话的时候,她看向旁边的陈深,陈深很平静,若不是知道他对徐碧城的感情,怕是她也会以为他们今天是第一次见。


 “这位是我的太太刘兰芝。”毕忠良向众人介绍自己的太太,刘兰芝也笑着问好。


这位是“行动处一分队队长陈深。” 徐碧城低着头,却没能忍住偷偷的看了陈深一眼,这一眼被李小男捕捉到了,心里愈发苦涩。


 “这位是陈深的女伴,李小男。”毕忠良又指向李小男。刘兰芝有些不满,小男明明是陈深的女朋友。


 “事实上,小男是我的未婚妻。” 陈深这一开口,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有人欢喜,有人五味杂陈。 李小男吃惊的望向陈深,却感觉自己的手被一片温暖包裹。 徐碧城脸色有些苍白,不开心表现得十分明显,李小男看见她的表情,刚才又惊又喜的心情全无。



—————————————————


你们会觉得小男的人设崩了吗?我要解释一下,我的理解是,李小男上一世伪装了自己,这一次重来她应该更冷静,但是人的心不受自己控制,虽然她知道自己不该陷进去,但陈深对她比以前更好,她觉得温暖,并且是她所爱的人给的温暖。陈深的行为从一定程度上给了她信心。

归根到底,重来一次,我还是爱你。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