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PWL

【深男】【深男cp】再shen-10




再shen-10

来更啦。

————————————————— 


今天是审宰相的日子,陈深有点紧张,希望一切都能瞒过去,纵然他知道毕忠良已经起了疑心。毕忠良表面上对他的信任,不过是因为自己对他的救命之恩。


 快步走到审讯室,毕忠良已经到了。陈深一眼看见坐在椅子上的沈秋霞,她的素色旗袍上有许多口子,血已经和衣服溶在了一起。脸上有好大片淤青和血迹,双手紧握,带着淡然又坚定的笑。 


沈秋霞的后面站了八个人,其中就有那天那个小平头,小平头看见陈深,有些激动。陈深转过头,不再看他们。


 “来了。”毕忠良手叉在腰上,脸上表情不怎么好。


 “怎么样,问出来了么?”陈深问。


 “你来。”毕忠良摇了摇头。


陈深依言,走到沈秋霞面前。


 “你忍心让这八个人都受到牵连吗?你要是不说出谁是麻雀。”陈深看向那八个人,“他们八个都会死。” 


沈秋霞沉默了一会,视线并不与陈深接触。“我说。” 


一旁的毕忠良心下一动,这样就肯交代了。 


陈深一惊,看见沈秋霞望向他的眼神,知道是要行险招。


 “麻雀是你。”沈秋霞的目光投向陈深。 


众人都嗤笑一声,这个女人竟然想把陈队长拖下水。毕忠良却没有说话,只盯着陈深。


 出人意料的是,陈深没有立即反驳。只是笑着将两只手并在一起,“没听见吗?她说我是麻雀,抓我吧。” 


毕忠良抓着陈深的衣领,把他拖到一边的墙上。压低声音:“她是在掩护你对吗?表面上在掩护你,实际上你就是真正的麻雀。”毕忠良的眼神里充满了怀疑。 


陈深迎上毕忠良质疑的眼神,毫不畏惧也不慌乱。“你说我是我就是吧。”带着痞痞的笑。 


毕忠良从腰带上拔出枪抵在陈深额头上,“给我好好说话,第一次去抓她的时候你在米高梅,你还跟她说过话,爆炸的时候你刚好在医院,伍志国死了,死无对证,我怎么能听你一面之词就相信你。” 


陈深也不慌乱,“如果我了解到的没错的话,门诊楼也发生了爆炸,你应该查过了,我没有去过门诊楼。”陈深不由得暗自庆幸,门诊楼那边的炸弹是联系潜伏在同仁医院的同志海燕去放的,自己没有亲自动手,这样可以稍稍减轻一点嫌疑。


 “那也不能代表你没有其他的方法制造门诊楼的爆炸。”话是这样说,但陈深感觉到毕忠良攥着他衣领的手力道松了点。 


陈深佯装愤怒,“你要真觉得我是,你就开枪啊,开枪啊!”说着伸手把枪往自己额头上抵的更紧。 


毕忠良不知为何有些愧疚,陈深是他的兄弟,也是他的救命恩人。从情感上来讲他不该怀疑陈深,可理智逼他这样。 


毕忠良把手上的枪放下,塞到陈深手里,抓着他的肩膀,让他面向沈秋霞。“开枪,对那八个人开枪,我就信你。” 


毕忠良又把手心向后摊开,刘二宝立刻会意把枪递了过去。毕忠良接过枪抵在陈深后脑勺上。 


陈深有些慌乱,但他明白自己必须得镇定,握枪的手轻微地发抖,陈深明白,毕忠良这是已经减轻怀疑了,只是在试探他。


 见陈深没有动作,毕忠良加大手上的力度,“我叫你开枪,开啊!”对面的八个人表情紧张,深怕第一个挨枪子儿的是自己。


 陈深定了定神,忽然转身将毕忠良抵到墙边。“我他妈不会开枪怎么了!怎么了!”语气里充满愤怒,眼睛都急红了。 


毕忠良没有防备,倒被吓了一跳。一旁的刘二宝等人见此忙上前来分开两人。 陈深被拉开的时候,嘴里还喊着:“我就是不会开枪怎么了!” 


“放开他。”毕忠良对刘二宝说。毕忠良叹口气,走到陈深身边拉着他肩膀,“你还是不敢用枪啊,兄弟,是我错了,别生气了,回头我请你吃饭。” 


陈深闪身避过毕忠良,没回答,快步离开审讯室。 


毕忠良还要审宰相,不可能离开,只看着陈深的背影,又叫过刘二宝接着审讯去了。 


陈深一路上十分生气地回到办公室,关上门,喝了一大杯水,才将双臂撑在桌子上,大口喘气。陈深有些后怕,若是刚才自己不够果敢,那么毕忠良会愈发怀疑他。


——————————————————
ps:感觉今天学习很认真,棒棒嗒。😌

评论(1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