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PWL

【深男】【深男cp】再shen

再shen-8



真的谍战无能,我要专心言情了。


—————————————————

 现在时间是下午两点,离晚饭时间还有点早,李小男说她得回家收拾下自己,毕竟第一次去毕处长家,陈深身体好的差不多,可以开车了。


李小男坐在副驾驶,看着扁头在远处像个弃婴似的委屈样子,有些滑稽,就被逗笑了。


 看着李小男用手捂着嘴,笑的眼睛只剩一条缝,陈深也不自觉的跟着嘴角上扬。


“什么事情那么好笑。”陈深问她,声音十分温柔。


 “你看扁头,他那个样子活像是我们两个抛弃了他一样,真好笑,还有点可爱呢。”李小男放下手拍了拍因为笑而呼吸急促的胸口,看着陈深,脸上还带着未尽的笑意。


 陈深的脸一下就拉下来了,扁头哪里可爱了,能让她笑的这么灿烂,明明他陈深比较可爱好不好。“是挺好笑的。”哼,只是好笑,绝不可爱。


 想着毕太太喜欢旗袍,李小男打算也穿一件旗袍,选了件去里间换上。


 陈深在沙发上坐了一下,就起身在客厅里到处看看。这是他第二次来李小男家里,以往送她到楼下,她也从没说过请他上来喝茶,上次来还是因为要帮她把买的一些菜米油盐给搬上来,要不是因为东西太重,她实在拿不动,他还没有机会上她家来呢。


 她的小公寓不大,却十分温馨,窗帘是浅蓝色格子,窗台上放着两盆小花。沙发脚下是线织的灰色八字花纹地毯。茶几上透明的玻璃花瓶里插着蓝绿色的满天星。 


“陈深。”李小男糯糯的声音传来,陈深忙坐回沙发,端起水杯喝了口。烫死了,陈深急的差点没把水吐出来。


 陈深嘴里包着水,愣住了。李小男穿着粉白色绣花旗袍,柔软的卷发披散着,映着耳垂上挂着的黄白色太阳花耳环,格外好看。


 “陈深,陈深。”李小男看陈深发愣,伸手在他面前晃。 陈深回过神来,将嘴里的水吞咽下,却不小心漏了些在嘴角。 


“啊,你说什么?”扯了张纸巾擦去嘴边的水渍。


 “我问你我这样穿可以吗?”李小男转了个圈,大大的杏花眼对着他。


 “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陈深点头,眼睛里尽是宠溺。“我帮你编个头发吧。”看着她披散在肩上,陈深站起身。


 “好啊。”以前总是自己请求,陈深才会给她剪头发。


 将近晚上八点,陈深和李小男来到毕宅。刘妈开门的时候,李小男正在和陈深争执着什么,见刘妈过来,也就安静下来。


刘妈一看,呀这是陈深女朋友来了,扯着嗓子就喊道:“太太,陈深和他女朋友来啦。” 陈深带着李小男熟门熟路地往客厅走。


 刘兰芝一听,反应过来,该是那个叫李小男的姑娘。心下十分高兴,起身迎接。 


“小男呀,你来了,这两天照顾陈深这小子你可辛苦了吧,正好我今天让刘妈炖了鸡汤,你可得多喝一点儿。”刘兰芝走上前,握住李小男的手。


 “嫂子,有没有黄鱼啊。”陈深在一旁问。 “有有有,我专门让刘妈养了几条,这样你什么时候过来都有的吃。”刘兰芝看向陈深。 


陈深眸子暗了暗,又笑着说还是嫂子最疼他。


李小男凑在陈深耳边,小声说:“陈深,放开我,我想去化妆间。 声音很小,可是刘兰芝还是听见了,这才发现陈深的手紧紧扣在李小男腰上,这小子。


 “我陪你去。”陈深没松手,作势要陪她一起去。 


“陈深,陪嫂子说会儿话吧。”刘兰芝叫住陈深,这小子,没见人家姑娘脸红的不行了吗?“刘妈,领李小姐去卫生间。” 


陈深松了手,李小男赶紧跟在刘妈后头。


 进了卫生间,李小男打开水龙头捧了点水往脸上拍了拍。她刚才差点崴了脚,幸好被陈深搂住,可他的手就安在她腰似地,说什么怕她再摔跤,就不肯松开。 李小男不是第一次来毕家,以前是和毕太太交好,这次却是陈深带她来的。有些奇怪,跟毕忠良会有关系吗?李小男不得而知。 


“陈深,你可得收敛点,小心惹的小男不高兴。”刘兰芝拉着陈深坐到沙发上。 


“不会的。”陈深语气笃定,笑的不甚在乎。“老毕呢。”想起来问到。 


“快八点了,应该马上就回来了。”刘兰芝说罢就听见刘妈说毕忠良回来了。


 刘兰芝走上前接过毕忠良的大衣,给他理了理头发。毕忠良也笑着亲了下自己太太的脸颊。


 “小赤佬出院啦,身体怎么样?”毕忠良坐到陈深旁边。 


“老毕,我好了。”陈深摊开手。


 “你这小赤佬以后小心些,总这么毛毛燥燥以后上哪儿讨老婆去。”毕忠良一阵数落。


 “忠良,少说两句,人陈深今天可是带着女朋友过来的。”刘兰芝看着李小男走过来,拉了拉毕忠良的袖子。


 “噢,真的。”毕忠良有些不相信。


 陈深拉过李小男,“喏,就这个,李小男,你上次在医院见过的。”


 “毕处长好。”李小男礼貌地弯曲了身子,带着和煦的笑。


 他记得这个女人,在米高梅见过,陈深住院的时候也见过。毕忠良问了声好,心里却有一番打量。


 吃饭的时候,刘兰芝一个劲儿地往李小男碗里夹菜,“小男,来尝尝这个剁椒鱼头,刘妈可是正宗的湖南人,这个菜做的可地道了。” 


李小男道了谢,正准备对鱼肉下手,剁椒鱼头,一听就合她胃口。旁边却伸来一双筷子把她的肉夹走了,没错,夹走了她的鱼肉。


 “她胃不好,不能吃太多辣。”陈深啊呜一口咬下鱼肉。


 刘兰芝笑出声,“小男你不吃辣啊。”


 “我可以吃点辣。”我无辣不欢。


 毕忠良瞥了眼陈深,这小子真上了心。“李小姐在哪里上班?”


 “我在明星电影公司上班,是个演员。”


 “挺好的,女孩子就该做些轻松的工作。”这个李小男有些手段,让陈深都上了心。 




—————————————————


有点忙,所以更的有点晚。

😱😱😱简直受够wps,复制过来格式全乱,还要重新排版。

评论(8)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