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PWL

【深男】【深男cp】再shen

再shen-7


磨磨蹭蹭终于把公务员报了,来更一章。有要考公务员的宝宝吗?一起奋斗。


—————————————————— 




这两天毕忠良忙着查爆炸的事情,陈深住在同仁医院,李小男每天都带着猪骨汤来。


 陈深觉得这个伤受得值,李小男还是头一回这样照顾他。 


陈深喝下一口汤,示意李小男继续喂,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李小男有些不好意思。


 “陈深啊。你这是怎么了,可吓死我啦。”门口处传来刘兰芝的声音,毕忠良想瞒着刘兰芝陈陈深受伤的事情,却还是没能瞒的过。 


刘兰芝手上提着保温桶,进来的时候就看着一个姑娘坐在陈深旁边,给陈深喂汤。她这个高兴呀,这小子娶媳妇有望了。


 “嫂子,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老毕不要告诉你吗?”看着李小男快速缩回手,站了起来,陈深心下有些失落。 


刘兰芝可没错过陈深的表情,见小姑娘双手紧握,低着头,乖乖地站在床前,“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位姑娘的啊。” 


李小男低者头,觉得自己眼睛有些湿润。毕太太待她是真心好的,待她既像妹妹又像女儿,总给她买好吃的,制造她和陈深相处的机会。李小男吸了口气,正欲介绍自己。 


“她叫李小男,是我女朋友。”陈深插嘴说到。 


李小男脸一下红了,偏过头瞪了陈深一眼,她可没说过。“毕太太,您好,我是李小男。”还是对刘兰芝礼貌地问候。


刘兰芝心下十分欢喜,笑的和善,“李小姐对我们陈深真好,正好我下午要去买点东西,你陪我去逛下好啦。”这姑娘很有礼貌,不错不错。


 李小男有些局促,把目光投向陈深,“去吧。”陈深笑着点点头。 


李小男对着刘兰芝害羞地笑了笑。


 “处座,这东西叫雷酸汞,你别看它这么小,摩擦或者碰撞就可能爆炸。”刘二宝站在毕忠良办公桌前,指着毕忠良手里拿着的带木塞的小瓶说。


 “这东西真有那么大的威力。”毕忠良把玩着手上的小瓶,也就是淡黄色的液体,没有多特别。


 “对啊,处座,您轻拿轻放啊,小心,小心。”刘二宝看着毕忠良的动作汗都出来了,这东西很容易爆炸的。


“对了,处座,伍志国的尸体已经检查过了,他太阳穴处有一根钉入的铁钉,估计是坠下楼的时候碰巧刺入的,他衣服口袋里还有一瓶雷酸汞,这东西应该是在他坠楼时碰撞引起了最后一次爆炸。”


“伍志国是从哪里搞到这个东西的,听你说他一直呆在病房,有什么机会去门诊楼安放炸药呢?”毕忠良盯着那瓶雷酸汞,有些出神,像是在自言自语。 


“这伍志国有一个舅舅,是开化工厂的,搞到这东西应该很容易,他还有两个表弟那天正好负责巡视楼层,这肯定是他们三个串通好了。”刘二宝颇有些得意,自己将伍志国的底细调查的这样清楚。

 

毕忠良觉得这一切巧合的有些过分,像是每个环节都被安排好了,最终指向伍志国。把雷酸汞递回给刘二宝,毕忠良还在思索。


 “陈深是在哪儿给我打的电话?”他突然想到这一点。


 “据住院处的医生说,是在住院楼下的服务大厅里打的。”刘二宝明白毕忠良这是在怀疑陈深。


“他没有去过门诊楼?”毕忠良不解。 


“我们手下的人说,陈队长的确没有去过对面的门诊楼,给您打了电话,跟扁头说了会儿话,抽了只烟就直接回病房了。”


 这么说陈深没有去过门诊楼,可这一切还有些蹊跷,毕忠良一时想不清楚,如果这事情是伍志国做的,那么伍志国应该就是共党的人,陈深会不会也是共党的。思绪有些混混乱,毕忠良点燃一只雪茄。


 刘二宝见毕忠良陷入沉思,默默带上门,退出办公室。


陈深出院的那天扁头来接他,却没料到李小男也来了。


陈深拉着李小男往停车的地方走,扁头提着住院时的行李跟在后面。


 李小男总觉得后面有两道视线,回头去看,果然看到扁头盯着她和陈深交握的手戏谑地笑。试了试挣脱开,没有成功。


 陈深感觉到手心里的柔胰想逃开,微微加了力气。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原来是扁头让她不自在。


 “扁头。”陈深喝了一声。 


扁头赶紧收回眼神,“哎,头儿。” 


“疑犯呢?”没有回避李小男,陈深大方地问。


 “疑犯已经提回行动处了,毕处长正在审呢。对了,头儿,我差点忘了,毕处长说毕太太让你出院了去家里吃饭。”扁头终于想起毕忠良的交代。


 “我告诉你啊,这老毕什么都不怕,就怕老婆。”陈深开起毕忠良的玩笑。 


“头儿,你以后也可能那样呢。”扁头其实想说,头儿,你不也是吗?


 陈深笑了笑,没说什么,倒是李小男红了脸。 


“你晚上跟我一起去吧,正好嫂子那么喜欢你。”陈深对李小男说。


 “这不好吧,我就不去了。”李小男觉得这不妥。 


“行了,你就跟我一道去。”陈深大拇指按了按李小男的手,拉着她上了车。 


李小男莫名有种见家长的感觉。



——————————————————
😱😱😱翻车的阴影让我很久不能开车了。

从wps复制过来,排版好奇怪,处女座表示不开心。

评论(1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