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PWL

【深男】【深男】再shen

再shen-4

过了两日李小男和陈深吃午饭时,听陈深说起行动处抓了一个共党的大官,代号宰相,又抓了。李小男有些吃惊,明明毕忠良到米高梅时,姐姐已经离开了,他们也没发现她。才知道原来除了安六三没抗住行动处的严刑拷打出卖宰相之外,宰相还有个下线被策反了,出卖了宰相的行踪。

李小男顿时觉得面前的美食索然无味。还以为那天姐姐没被抓到,一切都不一样了,但原来有些事情是已经注定的。

快速掩去脸上的失落,李小男夹起陈深刚才给她夹的一块糖醋里脊,泄愤似地大口咬下。

陈深见李小男吃的欢快,又给她夹了几块,眼神却渐渐飘向别处。从扁头哪儿得知沈秋霞被抓时腿部中了一枪,已经被送往了同仁医院。那天毕忠良突然出现的时候他就知道沈秋霞已经被出卖了,毕忠良还是在怀疑他,昨天又一次问他为何那天会在米高梅,他还是按那个说法回答。没想到过了两日毕忠良还是抓到了那八个疑犯。

送李小男回家后,陈深匆匆赶回行动处,伍志国告诉陈深毕忠良让他去审讯室,陈深接过文件看了看,示意毕忠良出去说话。

“随便找一个,剩下七个处理掉就行了。”

“完了。”毕忠良表情略显吃惊。

“完了。”陈深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

“这样还要你教我呀。”

“没法看呀,除非挨个查他们的底细。”陈深顿了顿,“要是跟她说过话就算接头的,那我还跟她说过话呢。”陈深觉得自己先说出来比较好,等到毕忠良查出来情况就不一样了。

“你还跟她说过话?”毕忠良发问。

“我还请她喝过汽水,长得还不赖,不是吗?”

“说什么了?”毕忠良表情严肃。

“小姐,你想剪个头吗?”

“蒋总裁真应该为黄埔十六期有你这样的教官而感到耻辱。”毕忠良十分无奈。

陈深嬉皮笑脸地说自己都对外说是六十六军出来的,就是一伙夫。

毕忠良气的啐了两句滚蛋。

“你确定那个女是中共?”陈深表示自己最后说一句话。

毕忠良看了他一眼:“之前抓的共党安六三到医院看过了,就是她。”

“要不要叫二分队的人帮忙?”

“行。”

安排扁头在医院守着,陈深回到办公室,轻轻落了锁。

“福寿烟馆吗?我找一下皮蛋。”陈深压低声音。

整了整风衣领口,陈深戴上墨镜看了下周围确认没人跟踪,上了黄包车。

“这东西威力够吧。”陈深把东西拿在手上把玩。

“放心吧,绝对没问题。

陈深的驼色风衣一角隐没在夜色中。



—————————————
香菇蓝瘦,谍战无能,好想写成言情啊,求小伙伴们提点建议啊。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