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PWL

【深男】【深男cp】再shen

再shen-3

这一更灰常粗长。

陈深果然来接李小男去吃晚餐。天气难得的晴朗,许是逝去的人收到家人的关怀散去了阴霾。

他到的时候6点40分,李小男还没下楼。遂点了支烟抽着,手中的烟烧了一大半,终于听见铁门的咿呀声。

李小男今日穿了件褶皱立领白衬衫,下摆是浅绿色大摆裙的连身洋装,外罩一件浅绿色翻花系带薄外套,配一双同色浅口复古高跟鞋,衬的身材愈发纤瘦,缓缓地向陈深走过来。

陈深忙掐灭手中的烟头,大步迈向她。

“你今天真漂亮。”陈深挠了挠头发,微微垂下眼角。

李小男打量了下陈深,他今天穿了一身暗红色的西装,头发还上了发蜡。

“谢谢,你今天也很帅。”李小男低着头,用手扶了扶额前并不存在的碎发。

“那,我们走吧。”陈深径自走到道路外侧那边,还伸出右手绅士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李小男笑了笑,她从没见过陈深这副模样,可爱的紧。

扁头最近有些不开心,头儿已经连着好多天没翻过他的牌子了。早上也不用他买早餐,问他,总一脸风骚地对他说吃过了。约他打麻将也总说没空,都不给他赢钱的机会。他感觉他已经失宠了,那个李小姐成了宠妃。

毕忠良这边也不好受,刘兰芝最近老追问他陈深怎么有一个多月都没来家里吃饭了,问他是不是打骂了陈深了。毕忠良也很茫然,质疑自己在老婆眼中的地位还不如那小赤佬。明明是他被陈深欺负了。他一跟陈深提这事,小赤佬就跟他打马虎眼,说有重要的事要办,还薅走他好些钞票,毕忠良抽着雪茄,气的烟都进了嗓子眼儿。

时间是岁月的神偷,不知不觉,时钟上的指针已经转过了好几个月。这些日子,陈深每天比签到还要准时地接李小男上下班,或者吃了晚饭去米高梅跳跳舞,或者就散步送她回家。

李小男也去给陈深送过汤,次数不多,却也不少。行动处里到处传着陈队长的女朋友很漂亮又体贴,陈队长对女朋友可上心、每天接送等这样那样的话。柳美娜拿这事打趣陈深好多次,陈深也都笑笑不说话。

朱珠这个贫嘴也老戏弄李小男,说有陈队长这样的男朋友多有福气。

而他们两个人十分默契地没有对这些事回应过。两个人相处的在别人眼中俨然一对恋人了。

李小男今天刚杀青一部戏,演的是大家闺秀身边信任的小丫鬟。说实话她觉得别扭,再来一次还演小丫鬟。

陈深昨日说要她好生打扮,要去米高梅跳舞,李小男一口应下,心里却在做着打算。

穿红色洋装烫着卷发的李小男挽着着黑白条纹西装的陈深刚走近米高梅的大门,就吸引了相当多的注意力。

“陈队长大忙人有空来看我们啦。”凯西嘟着嘴,表露对陈深的不满,一旁的丽丽也连声应和。陈深只得连连抱歉告饶,又夸了夸两位的美貌才结束了这一出。

李小男挽着陈深的手松了松,被陈深的胳膊往里一夹,贴的更近了。“你应该只对一个女人好。”他确实对那个女人好,却不是她。李小男轻声开口。

陈深转头对上她的眼睛,“这不是那个女人还没出现吗?”

快了,用不了多久了,“我不就是吗?”李小男指着自己。

“行了,你就是我兄弟,或者说是姐妹。”李小男难得对他这么开玩笑,陈深愣了下,咧开嘴。

李小男捂着嘴笑出声,弄得陈深摸不着头脑,她笑了好一会,把陈深的小拇指给拨来翘起,“对啊,陈深姐姐。”竟还没止住笑。

陈深感受到投向自己的很多道奇怪目光,拍了拍脑袋,哎呀,他是想说妹妹啊,啐了自己一声傻。

陈深和李小男伴着米高梅轻快的舞曲跳着舞的时候。一旁坐着的一个中年女人若有似无地将眼神放在他们身上。李小男眸子暗了,是姐姐,她穿着棕驼色毛呢长大衣,头发盘起,看着她的眼神和当年一样温暖。

李小男觉得鼻头泛酸,垂下眼睛。头上覆上一片阴影,陈深把手掌搁在她头上,看不见他的表情,“你别把我头发弄乱了。”一边欲伸手拉下他的。

陈深摸了下她软软的头发,拿开了手。“去吧,我休息会儿。”来了个男人邀请李小男跳舞,陈深拍拍李小男的肩膀,转身向吧台走去。

“你这只舞还没陪我跳完呢。”,李小男跺跺脚,“哎,陈深。”

“伏特加太烈,不适合女孩子,给她格瓦斯。”陈深挡在那个和沈秋霞搭讪的小平头面前。

“你还是格瓦斯。”从酒保的口气中就能知道陈深是常客了。小平头气着走开了,他才刚和美女说两句呢,这男人真不识相。

李小男已经和几个男人开始谈天论地了,收回眼神,陈深带着沈秋霞避开人群。

“嫂子,这几年你还好吗?我找了你和皮皮很久。”陈深眼睛都红了。

“我和皮皮都还好,组织派我来接应你,这三年辛苦你了。”

“你知道这三年我有多痛苦吗?我等了三年,还以为组织已经把我忘了。”陈深压下与亲人重逢的激动,“嫂子,说正事儿吧。”

“汪伪政府和日本人联合建立了一个秘密基地,这个基地培养出来的特工将会被分别派遣到国共两军内部,现在你的任务就是尽快找到这个计划的资料。”沈秋霞正色。

陈深点点头,“那我应该怎么联系你呢?”

“你在的代号是023,你的上线是医生,你可以和他取得联系,将信放到鸿德馆的邮箱,那里是我们的人。”

“好了,嫂子,你先走。”陈深打开门。

李小男很紧张,她知道毕忠良的人就要到了,看见从小门出来的沈秋霞,她看看周围,无声的对她说了两个字,快走。

又过了一支舞的时间,米高梅被下令封锁出入口,毕忠良走近陈深“小赤佬,你怎么在这?”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经常溜号的。”陈深依旧没个正形。

“处座。”刘二宝凑近毕忠良耳边说了些什么。毕忠良变了脸色,深深地看了陈深一眼,“跟我回行动处。”拂袖转身,“撤。”

陈深给李小男一个安抚的眼神,跟着走了。

李小男点点头,长舒了口气。


#这么多,感觉自己棒棒的。^_^#
还是觉得排版好奇怪,不开心。









评论(2)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