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PWL

【深男】再shen

被自己蠢哭,终于记得带主题了。

再shen-1


——————————————————


李小男醒来的时候,胃里一阵抽疼,忙打开抽屉,拿出里面一瓶孤单的胃药,也顾不得寻水了,就倒了两颗,生生咽下去。闭眼靠在枕头上,好一会儿感觉痛感减轻。


再睁眼,对上熟悉的方格窗帘,李小男一惊,又打开抽屉,只有一瓶药,没有戒指。她明明记得,自己应该已经死了,那些撕裂般的痛楚,与陈深最后的相见,那么清晰,不可能是梦,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她抬眼望向墙上,周璇聘婷的身姿下几个大字,7月14日,伸手到枕头下探了探,果然。山鹰要她接近陈深,掩护并且协助他的行动。这竟她与陈深遇见的前一天。


李小男皱了眉,虽然不知是什么原因,现在看来她确实回到了以前。


呆坐了好一会儿,她打火烧掉手中的纸,烟灰被窗口吹来的风消散。


换上一身白色洋装,李小男决定去街上转转,脚步停在一家裁缝店。寻些自己喜欢的东西,挺好。


目光被一件浅白色暗金绞丝盘扣旗袍给定住了。谁也不知道,相比洋装,作为江南女子的她偏爱旗袍,柔和曼妙又显女子的袅娜,直击她柔软的内心。


又选了几匹喜欢的料子,李小男穿着新买的心头好跟掌柜打了声招呼。慢悠悠地去往下一个地方。旗袍下摆扬起,掌柜低头跟一旁的伙计耳语,没有那位姑娘穿这件旗袍有她好看的嘞。


戏台上的人咿呀的唱着“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李小男听得点点头,竟为那杜丽娘感慨落下滚烫。


转眼就到了鬼节,李小男还没有想好要怎样接近陈深,她在想是否像上次一样做,或是该有什么不一样。摇摇头,最好的伪装即是本我了。


今天的风有些凉,李小男紧了紧身上的外套,走出明星电影公司,路边的纸钱香烛味道颇大,她摸出手帕掩了口鼻。


手表时间接近6点,他该来了。


陈深穿着那件土黄色的皮夹克,一如她记忆中的帅气。


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在纸钱扬起的微微火光中,他的皮鞋向她走近。有夕阳投在他身上,如她梦中所见的他的模样。


李小男一个踉跄退后半步。


他脖子上一根红色围巾轻轻荡了荡。


—————————————————

这回脑洞开的大呀。

评论(14)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