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PWL

脑洞前兆-再shen楔子



——————————————————



“只要你说出来,我就带你走。”苏三省这样说的时候,李小男是感动的,她没有说话,只用行动表示自己的拒绝。苏三省的眼睛通红,血丝也可清晰而见。李小男有些难受,他是真心爱她的,她知道,他待她好,她也知道。她不该利用一个对他真心的人,可理智上她必须这样做,而她也确实这样做了。要她置陈深和战友不顾,弃祖国和四万万同胞不顾,她宁愿自己死千遍万遍。


苏三省把毛巾塞进她的胃里的时候,李小男是笑着的,纵然她浑身是伤,已无往日的光鲜靓丽,但她脸上的笑容,与平日一般,甚至还带了些不屑,又带了些坚定。 


可这个时候,苏三省竟觉得她依然很美,抛开脑子里不该有的想法,苏三省对这个女人又爱又恨,上面下的命令不折手段获得情报,所以他选择这样极端的方法,折磨她的胃,他往日里想尽办法也要治好的她的胃。 


这何尝不是折磨自己,苏三省带着红红的眼眶离开了审讯室。


陈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地上一片狼藉,颓败地瘫在椅子里。知道她是医生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错过了那么多巧合,为什么李小男比他还要先发现暗藏在对面的人,为什么只要稍稍暗示,她就能如他所愿地做好配合,为什么李小男那么多次想办法传递情报;还有很多的巧合。到如今,这一切都有了答案。


他又想到她之前仿似诀别的话,对啊,一向追着他跑,连那次他说不爱她都没能逼走的李小男,突然要放弃他,要放开他这块板砖了,他竟没有察觉到什么。


陈深伸手拂过头上的纱布,原来那天她是去跟杜欢乐接头的,他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呢,他还总在她面前说不想把她牵扯进来,但事实上她早已在网中了。 


他看了看手表,嘀嗒声像催命符,他从来没有这样无助过,唐山海被抓的时候,还有李小男帮他,可李小男被抓,没人帮他了。


向毕忠良请求过,陈深走向审讯室,脚步在门口定了定,陈深吸了口气,推门进去,入目的就是躺在地上的李小男,身上满是血痕,把他心疼坏了,一个那么怕疼,看见蟑螂会尖叫的李小男;看见血就会晕过去的李小男;一直叽叽喳喳笑容满面的李小男,这会儿却变成了毫无生气的李小男。陈深有好多问题想问,可时间太短了。


陈深脱下外套给李小男披上,避开那些怖人的伤口,将她扶靠在墙上。


“我会救你。”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李小男终于笑了,却没有听他的话。“023。”她声音细弱,“放弃营救,保全自己,继续潜伏。”


“李小男,我说过男人都喜欢听话的女孩。”陈深握住她的肩膀,直视她的眼睛。


“陈深,这是命令。”她目光坚定,而后又变得柔和,“那个戒指我放在床头的抽屉里了,你记得去拿。”


“小男,我”陈深急急开口,却被李小男打断了,“什么都别说了,答应我保全你自己。”


陈深还想再说些什么,敲门声剧烈的响起来,传来扁头的声音“头儿,毕处长说时间到了,让你赶紧出来。”


陈深拉了拉李小男身上的外套,紧紧地抱了下她,直到她痛楚的呻吟溢出,才放开她,大步离开,不曾回头。


李小男的惨叫回荡在审讯室里,陈深饮尽杯中物,傻丫头,给了你的东西我就没打算要回来的。他想他是做好了准备要娶她的,让她成为陈太太,可他最终没有机会再对她说了。他应该谢谢她,是她满足了他所有的幻想。有温热滴在杯中,浓浓绿茶的香气萦绕。


他的病疾,再无人可医。


——————————————————

评论(11)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