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PWL

【深男】【深男cp】再shen-23

再shen-23


我觉得我可以改名字了,彭.拖塔天王…
————————————————

婚礼的日子渐近,宾客名单刘兰芝也帮着拟好了,李小男和陈深选定了请柬的样式,请了两位前辈,一起写了一天半才堪堪写完。

这天大早,陈深还是睡在李小男家的沙发上,两人计划着结婚后搬到行动处给陈深的房子里,李小男家里的好些大物件这些天也已经运过去不少。

两位准新人把各自要带去发给自己同事的请柬装好,陈深照旧先送了李小男,正巧被朱珠给碰见了,朱珠见他两提着暗红色镂空的纸袋,心下了然,打趣了他俩几句,陈深大方地笑笑,从纸袋里拿出一张请柬,双手递了过去,笑说朱珠一定得打扮漂亮些出席他和李小男的婚礼。

陈深轻轻揽了下李小男的腰,理了理皮衣的一角,坐上车,向李小男抛了个媚眼儿。这两人的互动朱珠全看在眼里,挽着李小男,两个姑娘说笑着往公司里去了。

这天下午李小男和刘兰芝约好去酒店看好婚礼场景的布置,原本刘兰芝是觉得该让陈深自己去看好这些事情,也是给李小男一个惊喜。陈深却说他可能不能完全知道李小男的喜好,比起给她惊喜,他更想陪着她一起去选择她所喜欢的,从礼服、鲜花、请帖、妆发每一个细节都合她心意。这样她可能会很累,但是没关系,他陪着。

毕竟,她这一生只会有这一场婚礼,她喜欢的,中意的才是最好的婚礼。

这些想法陈深隐晦的像李小男提过,李小男也怕陈深的惊喜自己吃不消,反而失了味道,索性决定让陈深陪着,每个细节都自己来选择。这种甜蜜的负累让她最近的笑容就没有从脸上下来过。

婚礼的捧花和胸花选定的是小向日葵,不同于其他人婚礼所用的红白玫瑰,向日葵对于这两个人都有独特的意义,她是他生命中的小太阳,那汤里的玉米如是,那项链上的吊坠如是,那早晨她为他做的爱心鸡蛋如是,她明黄色的洋装如是,还有她脸上只有对他才会出现那种笑容。

李小男摸了摸耳坠上的小太阳花,嘴角勾起,对着不解的店员笑了笑,没听说过有人婚礼用小向日葵做捧花的,倒是稀罕事。

从酒店与经理协商好会场布置回来,李小男不知为何脸上表情不是很好,一副愁容满面的样子。陈深只道她是累了,给她擦脸泡脚之后端水去倒了。

李小男坐在床边,看着格子花纹的窗帘出了神,此刻她的脑海里全是她会不会有一天突然的不在了,像她之前突然回到她死之前一样,这是可以相信的现实吗?虽然已经确认过很多次,可最近这种感觉愈发的明显,她的心一直慌的厉害,陈深以后会暴露吗?他们两个是不是能够安稳的生活,她脑子里好多东西,快要炸开,她伸手抱住头,压抑地低声呻吟。

陈深回来的时候正看见李小男揪着她的头发,头埋进膝盖里。心下一跳,疾步过去将她揽进怀里,“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语气里的焦急意味明显。

他看不到李小男的表情,感觉到她轻轻挣开他的双臂,眼底一片清明。

“陈深。”她深深吸了口气,轻启红唇,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在呢。”陈深将她额前的乱发整理好,她应该是有话要说,他也不问,等她开口讲。

“你要听清楚,接下来我说的话可能会让你觉得难以置信,但我向你保证,我所言绝无半句假话,所以,就算你觉得难以置信,也请你先冷静的,你的疑问我会一一解释。”李小男嘴唇翻动飞快,语速快的吓人。她的手指抓住他的衬衫领口,皱起一片。

陈深看了眼她用力的有些发白的手指,轻轻握住,安抚性的轻扣手指。

“你说的话,我自然相信,你也没有必要骗我,所以你不用慌,慢慢说,我也慢慢听。”他垂头笑了下,而后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里有他的样子,带着笑意。

其实,也是我该对你坦白的时候了。

————————————————FIN
对不住,这几天确实很忙,回学校收拾东西,上传论文,明天上班都请了一天假,穷疯了,有没有快速发家致富的方法。

预计可能再有个两三章就完结了,上了一周的班,稍微熟悉一点,下周打算上班闲的时候就码字…

还有…弱弱说一句,我想开陆地的cp文了,有没有谁打醒我。

——拖更天王.彭.宝聚的碎碎念

评论(8)

热度(33)